去年暑假期间妻子和女儿去赏玩过张掖的七彩丹霞,其画面之美,仿佛是上帝打翻的调色盘,斑斓绚丽,浑然天成,颇为惊艳。

  贵德国家地质公园----阿什贡七彩峰丛,可以称之张掖的“姊妹山”,同为丹霞地貌,期待满满。

  为了解除路途的寂寞,扎西兜售着青海的风俗和民谚:“青海有三怪,青海的房子能赛跑,青海的姑娘不洗澡,青海的山坡不长草。”前两怪好理解,青海缺水,虽有“中华水塔”之称,但与江南丰沛的雨水相比,有天壤之别。“青海的山坡不长草”,扎西介绍说,青海因海拔高,空气稀薄,紫外线射杀,阳面是不长草的。可见,万物生长都有其规律的,适者方能生存。高寒地区寸草不生的残酷生存环境,也无意中造就一望无际的戈壁荒漠之美。

  在昏睡中不知不觉抵达贵德地质公园----阿什贡七彩峰丛,仿佛坠入极富质感的油画之中,对于看惯江南的“小家碧玉”的我来说,色彩之美,用“震憾”两字绝不为过,红的,黄的,橙的,青灰色的……层峦叠嶂,气势磅礴,绵延数里,色如渥丹,灿若明霞,瑰丽斑斓,被当地藏族人称为“阿兰格拉达”,意思为红色的山。

  “黄河清,丹霞艳。”我想,黄河清,清在其三江源头,净土一片,丹霞艳,艳在其色彩绚烂,无与伦比。但我更感叹大自然的神来之笔,蘸着时光的墨汁将阿什贡峡描涂的如此瑰丽绚烂。景区导游介绍说,七彩峰丛是由七条色彩不同的造型各异的丹霞谷组成,历经雨水溶蚀,流水冲涮,崩塌,才形陷穴、崖壁和嶂谷等峰丛景观。

  天气忽冷忽热,刚下车时艳阳高照,短袖足够,一会儿又下起的小雨,温度骤降,需外衣裹挟,有人开玩笑说,两只肩膀,如一只雨淋着,一只太阳照着,肯定一边是海水,一边是火焰。过一会儿雨停,穿着外套又显闷热,就这么折腾着,脱了穿,穿了脱。

  穿峡谷,看石峰,七彩峰丛有的壁立百丈,高耸而立,有的壁如刀削,如一堵石墙,有的沟壑纵横,绵延起伏,仿佛在时空穿越之中,将鬼斧神工之美尽掠眼底。我记得美国作家谢丽尔•斯特雷德《走出荒野》散文游记,封面上有句话:“每个人的生命中,都有一片荒野,需要你自己探出一条路来。”七彩峰丛,也许就是我生命中的荒野,原始而旑旎,苍凉而美丽。

  中国有“女娲抟土”之传说,土为万物生长之根基,“地脉绵延根在地,人缘千古情为源”,“生是偶然,死是必然”。在地球荒古的时空中,人不过是一瞬间,无需困囿于名和利,美的东西太多,即为一粒尘土,也是赤橙黄绿青蓝紫,在单程不返的生命旅途中,活出自己的七彩之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