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小心翼翼走到电瓶车边,生怕一脚下去踩到了什么异物。丫头看我的样子,觉得特别滑稽,“妈妈,那块地儿很干净,我已经为你目测过了!”等我把电瓶车转过头,骑出一两米远,她一脚抬起准备跨上车,却突然大声尖叫起来:“妈妈,完蛋了,我脚下滑滑的,是不是踩到大便了?”我瞅了瞅,好像确实有点褐色的东西黏在了她的鞋底,并且隐约有点异味传来。我赶紧让她到健身器材边上的草地上踩踩,她带着哭腔:“妈妈,那块地方,我前两天看到过狗大便的!”没办法,只能将就在水泥地上碾两下了。
  
  这就是我家车库门前的常态。也不知是何故,小狗似乎特别钟爱那儿,老爱在门口拉便便,有时就一两坨,有时是一大泡。有时被我发现时大便已干,有时还冒着热气。每当这个时候,我心里就一万个国骂在心头奔涌。但是,因没有当场逮住,便也只有忍气吞声。公德,于不讲公德的人而言,就只是两个字,没有任何意义,哪怕全市齐心协力创文时期。
  
  前两天还发生过一件极不愉快的事。
  
  下午六点,我和丫头出门时,外面已经黑魆魆一片。
  
  我答应丫头,晚上带她去吃肯德基,所以,下楼时,她一路哼着歌,很是高兴。走出单元门时,突然,有个东西从天而降。我拉着丫头赶紧躲开,等落地,一看,上面还有火未熄灭。立时,我冲着楼上,厉声大叫:“神经病啊,有没有素质的,没熄灭的烟头也敢丢!”可丢的人老早就将头缩回去了,或者说,他丢烟头时压根就没有探出头,而是很习惯地就将烟头抛了出去。大抵之前从未有过失算的时候吧,所以,才这么心安理得!我知道我的厉声责问不可能有人应,但心里着实窝火,从高空抛洒东西本来就很危险,更何况还是未熄灭的烟头。人家不接招,有理之人也没办法。说到底,公德约束的只能是自己。
  
  其实,这已经是我一个礼拜以来第二次碰到有人从楼上往下丢烟头。将自己看到烟头就想捡起来的傻劲,和别人视若无睹随意乱扔的任性一比,深感创文之路任重道远。
  
  想起上次在书院路口文明交通劝导的经历。我的站位在一个T字路口,并且恰是“T”上头的那一笔。就我所站的方向看去,有两个红绿灯,一个指示直行,一个指向左转。我身穿红马甲,手持红旗,站在斑马线边的台阶上。红灯亮时,我举起红旗,示意各种车辆停车。机动车是不用担心的,因为闯红灯会扣分,罚款。非机动车的管理,真心有点难度。有时,明明是红灯,车速却没一点降的迹象,我又不敢立刻伸出红旗逼迫其停下,担心急刹车会造成翻车等事故。所以,每次红灯一亮,我就马上伸出红旗,上下挥动。一般来说,大部分车主还是能听指挥的。但也有例外,前面好像很配合地停了下来。但一不留神,他就骑走了。徒留我在后面大叫“红灯呢,怎么好闯红灯的啦?”
  
  记得有个小伙子,骑着一辆车,照例在停车线前刹了车,看到我,很奇怪地问:“怎么还在站啊?创文还没结束吗?”我说:“前几天刚刚过去的省测,过些时日,还有国检呢!一直得持续三年!”小伙子惊得嘴巴张得老大,“那这怎么搞嘛?”
  
  有个中年大叔,红绿灯前车是停了,但显然,他还是很不解,“我们是直行,又不会有车过来,没必要停的!”我看了他一下,说:“机动车是不会过来,但是行人要过马路啊!如果斑马线前电动车还是加速行驶,行人通过时,他们的安全就得不到保障了!”大叔便也不再说什么。
  
  机动车自然也有不文明的情况。对我来说,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乱丢烟头了。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里,共有四根烟头丢在了我的势力范围。我时不时拿眼睛去瞄它们,但是又无能为力。红灯变绿的时间极短,估计司机趁刹车的间隙猛吸了几口,烟屁股短了,就顺势丢了,然后扬长而去。那时,看到烟头眼睛就冒绿光的我,真的很想去把它捡起来,但实在太不安全,便只有作罢。
  
  当然,也碰到过很暖心的时候。有个阿姨,在红灯时将车停下,看我将自己裹成一团,说:“这个点还站啊,辛苦啦!”也有的并不说话,投过来的眼神就让人格外温暖。有的问我是哪个单位的,我说是衢高,然后就很诧异,之后脸上便满是同情,“那么远,怎么排你们到这里站岗的啦?”“不知道,上面安排我们单位的点就在这里!”“哦哦,那真是辛苦呢!”
  
  是啊,辛苦是显而易见的。但只要能为文明城市的创建尽点绵薄之力,辛苦点也值得。
  
  还记得上次周末在下街做志愿者的时候,我一手拎着个垃圾袋,一手拿着把大铁夹,在国金门口转了无数个来回。一波又一波的志愿者走过,路面已是一尘不染,即便是刚落的树叶也被立刻捡走了,更不要说瓜子壳,烟蒂了。要抽烟的男士,在进商场前,就先灭了烟头,在小心将烟蒂丢进我的垃圾袋时,还不忘说声“谢谢”。这大概就是创文带来的最为真切的素质的提升了。
  
  这样的转变,让我们对创文有了种期待。很多人在行动,可依旧有人是这样:乱停车被拍了,则说“车就在路边停一下怎么了?”遛狗未牵绳,则说“没给狗狗系绳子怎么了?”……
  
  嗯,的确没怎么,可是——你碍着大家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