近日,安徽阜南县第二初级中学女教师赵某婷被学生袭击殴打之事,引发了舆论的高度关注。据阜南县公安局官方微博发布警情续报称,冷某因殴打他人被阜南县公安局给予行政拘留9日并处罚金400元的处罚决定。因冷某不满16周岁,无犯罪前科,法定不执行行政拘留。
  
  师生冲突向来是一个敏感话题,一位15岁的少年回到曾经就读的学校暴打原来的老师,更令人感到痛心不已。消息甫一传出,就迅速引爆舆论,公众期待能依法严惩这个孩子。
  
  根据媒体的后续报道,赵某婷曾向校长反映冷某学习态度不端正、不按时完成作业等问题,后来因其他原因,冷某于2017年转学离开。他一直怀疑,自己转学是老师造成的。
  
  客观地说,赵老师向校长反映冷某的问题,多少有些“告状”意味。但作为班主任,管理并向学校反馈学生的情况,本是职责所系,也是出于对学生的负责和关爱。冷某不仅不理解老师的行为和不反思自身的问题,反而将转学迁怒到老师身上,怀疑也就罢了,还耿耿于怀乃至袭击暴打老师,暴戾与极端令人不寒而栗。
  
  《教师法》第35条明确规定:“侮辱、殴打教师的,根据不同情况,分别给予行政处分或者行政处罚;造成损害的,责令赔偿损失;情节严重,构成犯罪的,依法追究刑事责任。” 但问题是,15岁的冷某尚属于未成年人,如何惩处成了一个难题。
  
  我国《刑法》第17条规定:已满十六周岁的人犯罪,应当负刑事责任。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六周岁的人,犯故意杀人、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或者死亡、强奸、抢劫、贩卖毒品、放火、爆炸、投毒罪的,应当负刑事责任。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八周岁的人犯罪,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。因不满十六周岁不予刑事处罚的,责令他的家长或者监护人加以管教;在必要的时候,也可以由政府收容教养。
  
  冷某虽然已满十四周岁,但其袭击老师的恶行恐怕很难归入严重暴力犯罪,基本上不可能为此负刑事责任。鉴于目前尚没有配套的法律法规,现实中鲜有对不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进行收容教养的案例。
  
  综上所述,警方给予冷某行政拘留9日并处罚金400元的处罚决定,合乎规范。但不执行行政拘留的做法,却值得商榷。
  
  按照法律条文,不满16周岁、无犯罪前科的冷某确实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,但其对老师背后袭击、抓住头发往地上撞击、用脚踢等情节却十分恶劣,一放了之不合情理。即便与老师存在过节,但这种“报复”简直是要把人往死里打,绝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羞辱回击。相比于身体上的创伤,当事老师所遭受的心理打击,恐怕这一辈子都会留下阴影。在老师不敢管已经成为普遍现象的情况下,倘若不能有效严惩,更会令广大教师为之心寒。
  
  如果袭击暴打老师的凶暴行径也可以宽宥从轻,何以服众?父母常年在外打工,基本上由奶奶监护,指望谁来管教?网友们纷纷表示“不执行?然后下次继续打老师?!搞不懂法律到底在保护谁?”“感觉这样未成年人有恃无恐啊!”。教师们更是群情激奋,甚至不无戏谑地调侃教师成了高危职业。
  
  当过老师的人都知道,与所有的学生和谐相处那只是一种理想状态。现实中,总会遇到极少数油盐不进、顽劣不堪的熊孩子。囿于诸多因素的限制,老师的大奖娱乐官方网站pt888引导通常很难发挥作用。一旦犯事,让警察抓起来关押几天或许还能起震慑作用,此所谓小惩大诫也,说不定还能浪子回头,幡然醒悟。反之,作恶得不到应有的教训,恐怕只会助纣为虐,起姑息纵容的负面作用。
  
  尤其是冷某这种暴戾的孩子,如果连袭击老师这样的暴行都得到不应有的严惩,怎能不助长其内心的恶?又怎能不产生后遗症?现实中,拥有“免死金牌”的未成年人因为没受到有效规制与管教,继续犯罪乃至变本加厉的,并不是没有先例。该警察出手的,必须好好管教,决不能轻率了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