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想,或许在很多时候我们都会碰到这样的情况:小学时很好的朋友到了初中以后就不怎么联系了,初中同个寝室的伙伴到了高中以后就再也没有碰过面了,高中的朋友又被大学里结识的新同学所代替,而大学毕业后继续保持联系的人也就只剩下几个了。我想,或许人这一生都在旧友与新识的交替中前行,在某一个阶段碰到了一群人,短暂相处之后又说再见,像是与过去的时光告别,转身又投入到新的旅程。总有一些人在特定的时间点占据着我们记忆洪流中的一席之地,在浪花击打沙滩的一刻渐渐淡去,在漫长的人生道路中偶然泛起一丝波澜。我们的人生不断被新的浪花冲刷着,却也同时见证着回归于平静的水一点点退回海洋。
 
  我曾想过,为什么人会和过往告别,为什么生命中总有来来去去的人们,有些人驻足许久,有些人匆匆而过。我想,或许生命本身就是流动的,随着时间,随着心境,随着经历,流动着。它不像插在花瓶里供人观赏的景物,不像精美的照片,也不像剪辑的视频,因为这些东西是为了给陌生人欣赏,而人生在很多时候需要孤芳自赏,像是蔓延在草原上随风而起的韵律,或是绵延而悠长,或是热烈而真切。我们无需用力地活在这世上,因为跳动的生命本身就在流动着。不断更换认识的人,也不断地使自己进入不认识的人们中去。既不悲观,也不乐观,眼前的事变得不重要了,未来的幻想也逐渐淡去。人仿佛成了自己生命中轻描淡写的参与者,不被束缚,也无所凭借,只是在每天早上睁开眼之时还能看到初升的太阳和窗外斑驳的树枝。世界上的人都学着如何与时间赛跑,我想,或许时间并没有与人们比个高下的意思。以前人们总想着如何挣脱时间对我们的束缚,所以用力前行,急速奔跑,而我觉得或许当我们把重要的事情变成睡觉,休息,吃饭,发呆时,时间会变得友善的多,因为我们不再担心它的流逝,不再用力地活着,不再试图逃脱原本不存在的束缚,而是与之面对面而相视一笑,在一切不顺的时光中与它,也与自己好好相处。

 
  我想或许生命中有很重要的一课是教我们如何与自己相处的。在很多时候,一个人的时间总会显得特别长,而我们也总该学会与孤独共处。在某个节点,我们会清楚地意识到,或许孤独是我们生命中为数不多的喘息的机会,它让我们完全的拥有了自己的时间。曾经有人说:“我不能把这么一点时间都交给别人,这会让我透不过气来。”而独处或许便是我们呼吸时必须的氧气。人在作为参与者的时候总会比主角轻松,因为他会本能地享受整个过程。我想,若是我们把自己作为生命中可有可无的参与者,是否会忘掉隐形的压力和束缚。与自己共处的时间像是少有的,让自己真切地进入生命的机会。在这个时候,你把自己变成了周围来来去去的人,大海中退了又涨的浪,像一切曾出现过在你生命中的人,你和自己或许也会有一天断了联系,或许也会像久别重逢的旧友,或是相知恨晚的新识。在参与者的眼中,流动的生命终向何方或许并不重要,而结结实实地过日子,感受自己活着,在每一天的呼吸,也许更为珍贵。参与者,不去追寻什么,也不去问生命的意义,而是与岁月并肩,看潮起潮落,听人群涌动的声音,感受街上的喧嚣。
 
  以前总会有很多时候我们想完成一个目标,或是实现一个愿望。有很多人说,人们需要有自己的理想和为之奋斗的勇气,于是面对事情大家都尽力而为。我想,或许有些事情我们太费力了,其实努力过就行了,总要留下点力气,过过日子,回忆回忆其他在我们生命中的参与者。我们每个人都参与到了很多人的生命中,而又有更多人曾在我们的人生中停留,我们的记忆由各种各样的人构成,而每一段时光都会有一个与之对应的人。我想,或许在每一段忙里偷闲的时光中都会留下某个人的陪伴。而我们能做的就是感谢生命中的每一个参与者,组成了我们一段又一段难以磨灭的记忆。总有人说,新识不知你的旧习惯,而旧友又不知你的新故事。我想,或许我们能做的就是了解新识的旧习惯,告诉老友你的新故事,用心,也用力的记住你生命中的每一个参与者。

      作者:杭州外国语学校    潘一柳
 
  作者絮语:我喜欢趴在台灯下,看着灯光投在本子上洒下的细碎的光影,听着铅笔在书页上发出沙沙作响的声音,似乎这样的感觉能让我感到一种安心。文字在某种意义上是唯一呈现细腻却无法流露的内心世界的方式,让我怀着一份内心最诚挚的热忱与孩童时的悸动。透过文字,我看到了自己的故事与经历,看到了自己与这个世界无法割舍的联系。当我以稚嫩的文字记录下我眼中的世界时,内心总会涌起无言的感动,世间的一切就好像逐渐消失,而却能获得一份免费的满足感。曾经有人说过世间最珍贵的东西都是免费的,而文字赐予我的温暖就像阳光的温度,让我有一种幸福的满足感。